忍者ブログ

一只小雞


我第一次知道有外婆這個親人,是在一個冬天,下著好大的雪,我不知道我們一家三口是怎麼到外婆家的。我隱約記得那時的外婆家有棟泥巴牆的廂房和一棟木結構的正房。我在廂房裏的地上爬著玩wardrobe closet

一會兒進來個叫外婆的中老年人,她頭髮有些花白,腰背已經不能挺得很直了,滿面慈祥的笑容。外婆把我抱起來向正房的堂屋走去,走在外面,我看見了外面滿是白花花的東西,我試圖掙開外婆的懷抱去看看是什麼東西,後來才知道那叫雪,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美麗的雪Accounting in HK

堂屋裏燒了一堆柴火,大人們都圍著火堆取暖,不過那時我意識裏倒沒有寒冷這個概念,也沒有感覺到。外婆找來一根樹枝從火炭裏掏出一些圓圓的傢伙,我看見大人們剝了皮就往嘴裏送,外婆也給我剝了一個,味道相當不錯,想必那就是我第一次吃烤洋芋了,當然,我只吃了一半就仍地上了。這就是我意識裏第一次出現外婆這個親人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然而,在我的記憶裏,這就是我見過外婆的第一面也是僅有的一面,第二次到外婆家時,我已經不能看到她了,那是她去世的時候琴行

我記得有一天,外婆家那邊來了一個人到我家,然後我看見母親在哭泣 。但我並沒有感到任何的悲傷,我只把母親的哭泣看成一種和世界裏其他事物一樣的現象。對於那時的我來說,歡喜和悲傷是不存在的東西。

晚上的時候我就看見家裏有人在幫父親一起紮花圈。那時候不懂花圈是什麼玩意兒,只知道那些花花綠綠的東西很漂亮,於是也和大人們一起搗鼓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我還看見母親做了好多好吃的東西,用小碗碟裝好一一放進提籃子裏,有的還在上面插了些綠葉樹枝,我看著很想吃,但母親看都不看我一眼。 快到下午的時候,我們一家人,還有些我沒見過的陌生人(後來知道是村裏的相親),有的拿著花圈,有的提著籃子,父親背著我,母親背著妹妹,大家就開始出發了。

外面下著雨,那時候基本都是走路,到外婆家幾十裏全是山路,一幫人走到天黑才到外婆家。但這次我沒有看到外婆,而是看到很多很多的陌生人,而且很喧鬧讓我感覺很煩躁,於是母親把我抱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哄我入睡了。

當然,那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我再也見不到外婆。我也沒有意識要去看外婆,那時候我只要看到父母,或者只要看到母親,我就能安靜下來。



我很深刻地記得我第一次對事物產生濃厚興趣的經歷。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母親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很多好玩的傢伙——剛孵化出來的小雞。一只母雞帶著一堆嫩黃色的圓圓的毛茸茸小東西嘰嘰咋咋地滾來滾去,我想去捉一只來玩,但卻被母雞狠狠地啄了我幾下,嚇得我不輕,而且被母親喝止了,我知道母親好像不高興了。

但這並不妨礙我隊這些小傢伙的濃厚興趣。等母親出門的時候,我就找來一根竹竿趕走母雞,然後捉到了一個傢伙。這小東西捧在手裏還真好玩,我還用嘴巴用臉去蹭它,軟綿綿的很舒服。

我也不知道那時候哪里得來的結論,我認為這小東西應該可以飛的。然後我就對著天空 ,用力地把這小東西高高地拋上去。哪知它不僅沒有飛,連翅膀都沒有撲騰一下,從天上直掉下來,啪地一聲,不動了,我撿起來翻來覆去看了半天,它就垂著頭,不會滾了。我終於感覺有點不妙了,看來我把它弄壞了,也是這個時候,我第一次感到害怕,我第一次對母親感到畏懼。

母親回來後,我第一次被母親責罵,而且還被母親用小樹枝打了手掌。事實證明我的第一次預感就無比的準確,看來我天生就會是一個情感豐富的人,而不是後天被塑造的。

這一次,我真的傷心了很多天,而且不和母親講話 。我開始懂得什麼叫脾氣,也懂得了大人們什麼時候開心,什麼時候生氣。更重要是,這成了我喜怒哀樂的開始。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