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絕地求生:大逃殺》最近很火的游戏

即便臨近深秋,傑拉網咖上海南京西路店最近在淩晨依然保持著近3成的上座率。微涼的深夜,這家網吧的氣氛仍顯得有些“沸騰”。

除了耳麥掩蓋下在大廳悶聲回蕩的遊戲聲效,偶爾會有三兩連成一排玩家們神情激動的驚嘆與歡呼——其中一位電腦屏幕上,“大吉大利,晚上吃雞”八個黃色粗體字格外惹眼。

這樣的場景,同期發生於深圳魔傑電競、北京網魚網咖等地,並向二三線城市擴散。此前被《英雄聯盟》、《穿越火線》、《地下城與勇士》等騰訊係遊戲占領的網吧市場,在這股新風潮攪動下,正逐漸撕裂、瓦解。

原因在於一款新崛起的遊戲黑馬——《絕地求生:大逃殺》。

這款遊戲由一家名為藍洞(Bluehole)的韓國公司開發。遊戲的模式設定是,100名玩家被空投到一座隨機散落了武器裝備的荒島上,互相殺戮,戰鬥至最後一人幸存為止。

在遊戲中,當玩家贏得最後勝利時,屏幕上會顯示“大吉大利,晚上吃雞。”所以,在《絕地求生》玩家語言體係中,這款遊戲也被稱為“吃雞”。

因為其新鮮刺激的玩法,這款售價98元人民幣的遊戲僅用半年時間就異軍突起,迅速占領了社交媒體和鬥魚、熊貓等各大遊戲直播平臺。根據百度指數的數據顯示,其近期“絕地求生”搜索指數已經超過《英雄聯盟》與《守望先鋒》。

“感覺大家一下子都開始玩‘吃雞’了,停不下來。” 一位傑拉網咖店員接受界麵新聞記者采訪時說,“甚至外掛(遊戲作弊程序)都比以前多了好多。” 

《絕地求生:大逃殺》開發商Bluehole

根據遊戲數據分析網站Steamspy統計,上線銷售以來,《絕地求生》銷量達到1700萬,打破了PC遊戲記錄。數據機構SuperData在10月底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2017年9月期間,《絕地求生》在PC遊戲市場營收超過《魔獸世界》,成為營收增長最快的遊戲。

《絕地求生》流行度如火箭般躥升,被行業認為是一起標誌性事件:長期被MOBA(多人在線戰術競技遊戲,以《英雄聯盟》為代表)遊戲把持的PC遊戲市場,在以《絕地求生》為代表“大逃殺”類型沖擊下,有了鬆動的可能。

“每隔3到5年,行業就應該有一款現象級遊戲誕生。”遊戲產業觀察人士羅伊認為,“此前是《魔獸世界》,然後是《英雄聯盟》,以大學4年為周期來看,玩家群體更新換代,可能是《絕地求生》為代表‘大逃殺’類型遊戲嶄露頭角的原因之一。”

“早幾年就已出現這樣的趨勢,沙盒化遊戲逐漸流行,玩家在遊戲中有了更多自由。”羅伊說,“規則被打破,使得遊戲產生了新的樂趣。”當然,遊戲主播推動,網絡傳播加速也是吃雞迅速火熱的外部原因。

《魔獸世界》

爆款遊戲的潛力之下,遊戲衍生的各產業鏈條都看到了新的機會,代理山寨、直播、電競、外掛……“哄搶”,成為大小玩家彼此心理的精準描述。

“下一個《魔獸世界》”

相比其他網吧同行們,上海傑拉網咖迎合“吃雞”玩家的舉動更為張揚。

在直達該網吧所在樓層的電梯中,帶有“絕地求生主題網咖”字樣的宣傳海報極為顯眼。海報以網費獎勵、免費網絡加速為賣點,吸引玩家“吃雞”。

“這說明嗅覺最靈敏的網吧老板已經發現商機。”一位業內人士評價,“由於配置、網絡條件均要求較高,《絕地求生》可能正重現《魔獸世界》推動網吧升級改造的景象。”

“絕地求生主題網咖”

網吧從業者們甚至已經掀起了一波配置更新的高潮。專為一款遊戲更新主機硬件,從這一點看,《絕地求生》貢獻可能不亞於初登陸中國時的《魔獸世界》。

根據順網科技10月31日提供的網吧指數顯示,在關鍵詞排名下的遊戲榜單中,《絕地求生》排名第七,次於《英雄聯盟》《穿越火線》等5款騰訊係網遊與Steam平臺,是唯一進入前十名的買斷製付費遊戲。

而界麵記者的實際觀察也印證了《絕地求生》在網吧的火爆。在一、二線城市的高端網咖、電競館等場所,《絕地求生》占有率不低,約為4-8成不等。如深圳魔傑電競網咖,界麵記者粗略統計《絕地求生》玩家約為6成。有受訪者形容武漢網吧 “全部淪陷,大學周圍很多網吧甚至全是絕地。”並表示“網吧還漲價,還要買加速。”

目前,《絕地求生》在三四線城市網吧普及度並不高,原因在於三四線城市具有高端配置的網咖更少。“這遊戲畫質一般但是賊吃配置,跑不動(遊戲)可能是渣優化的鍋。”玩家劉韻向界麵記者抱怨,“我出差去地級市,玩吃雞就玩得少,網絡、機子達不到要求,經常重啟。”

在Steam《絕地求生》商店頁麵中,推薦的最低配置為:Intel Core i3-4340 / AMD FX-6300處理器;6GB內存,nVidia GeForce GTX 660 2GB / AMD Radeon HD 7850 2GB的顯卡以及30GB的存儲空間。實際上,該配置實際並不能保證最好的遊戲體驗。

“畢竟這個遊戲考驗的是瞬間反應能力,對配置的要求比普通角色扮演遊戲更高。”科技自媒體“筆吧評測室”表示,“我最推薦的還是i7+GTX1060顯卡的組合。”而該配置是目前國內絕大部分網吧現階段所難以達到的。

國際數據公司(IDC)在發布的一份《絕地求生》相關報告認為,為了擁有更好的遊戲體驗,玩家毫不吝惜裝備上性能更強大的處理器及顯卡,為自己的遊戲設備進行升級。該報告表示,"吃雞"風暴再次點燃了PC遊戲的熱潮,也將帶動中國高性能PC市場的進一步發展。

獨立遊戲行業觀察人士丁鵬指出,電競的特殊性決定了它最好的體驗應該是在網吧,電競類的遊戲當然也可以與普通的單機類或者MORPG類的這種網遊一樣一個人獨自在家,但與朋友在網吧當中一起“排排坐、5人黑、6人黑”的體驗才是最佳的體驗。而《絕地求生》存在的電競屬性,決定了玩家對該遊戲在網吧場景的使用需求並不低。

依附於PC市場的網吧正裹挾於“吃雞”熱潮中。

起步電競

一款尚在起步階段、具備全球化運營潛力的遊戲,能否在電競領域有所作為,被行業人士認為是該產品是否為“爆款”的判斷標準之一。

8月23日,藍洞公司聯合電子競技聯盟(Electronic Sports League)於德國科隆舉辦了首次國際邀請賽,邀請80位職業選手及20位高人氣玩家參加,其中數名中國玩家受邀參賽,這一事件被視為《絕地求生》將在電競發力的信號。從目前的遊戲版本更新和修改方向來看,《絕地求生》也在向電競領域拓展。

藍洞公司聯合電子競技聯盟(ESL)舉辦的首次國際邀請賽在科隆舉行。

“《DOTA》是純PVP(玩家間對戰),門檻還這麽高,十幾年下來,玩家怎麽還沒流失完?《反恐精英》也是射擊遊戲打來打去,純PVP,為什麽長盛不衰?”一位行業資深人士撰文反問,“答案是,因為有電競。純PVP遊戲由於打不上分,玩家會逐漸產生疲倦感,這時就要靠競賽、靠戰隊、靠明星來激勵。你可能玩得不好,但你通過看高手玩,同樣能有快感。說白了,遊戲愛好者需要激勵,想要有精神寄托——比如自己喜好的戰隊奪冠、自己喜歡的選手秀操作, 這道理就和看球賽是一樣的。”

開發商已經展開實際行動:9月30日,藍洞宣布成立子公司“PUBG Corp.”,該子公司將專營《絕地求生》。藍洞表示新公司將專註於“加快遊戲的商業化布局和全球運營”。總部設在韓國,分部位於威斯康星州麥迪遜,計劃還會在歐洲和日本設立分部。

但是,一位電競從業者認為,“《絕地求生》距離真正成熟的電競化至少還需要一年。”

由於處於Steam早期體驗(early access )階段,並非產品最終形態的《絕地求生》在玩法和電競存在不確定性,根據製作方表態,正式版預計將在今年冬天發行——這意味著遊戲還有很大的改進餘地和發展空間。

但嗅到機會的電競俱樂部們已經先行一步。

8月28日,國內電競俱樂部IG通過微博宣布,將成立《絕地求生:大逃殺》分部iG.PUBG。俱樂部由多名前星際爭霸、守望先鋒以及英雄聯盟職業選手組成。同期以及稍晚時候,Snake、Max、VG、JDG、OMG等電競俱樂部也宣布將成立絕地求生分部,招募戰隊隊員。

“目前我們也隻是嘗試性的投入階段,隊伍采用的是線上訓練的模式。”VG電競俱樂部CEO陸文俊告訴界麵記者,“我們目前在籌劃我們的新基地,之後半年新基地落成以後我們會把絕地求生隊伍搬遷到線下的訓練。”

從電競屬性來看,陸文俊認為《絕地求生》距離一款合格的競技遊戲仍有較大差距: “目前這個遊戲在純競技層麵還比較薄弱,運氣成分相對較高,可能後續會有改版。從眼下的遊戲觀賞性來說,我覺得這個遊戲是一個很不錯的作品,在未來的發展發空間非常大,所以之後我們也會根據發展的情況增加投入。”

OMG俱樂部總經理弓戈甚至向界麵記者秀出了旗下《絕地求生》戰隊的直播成績,表示“效果很好,還上了熱搜”。

“我們一直都在尋找下一個會火起來的電競項目。” 北美電競俱樂部Cloud9首席執行官Jack Etienne告訴界麵記者,“實際上,我們可能是最初一批加入《絕地求生》的電競俱樂部之一,目前我們的《絕地求生》隊伍已經建立了好幾個月了。”

大部分接受界麵記者采訪的電競俱樂部篤定,騰訊將會是《絕地求生》的國內代理方。然而,在正式代理結果出現之前,國內的《絕地求生》賽事,多有第三方進行。“現在騰訊還沒正式對外公開以及公布相應計劃,第三方賽事都由直播平臺和媒體等進行舉辦,賽事目前眾多。未來官方涉足以後應該會將賽事統一化。”陸文俊表示。

代理疑雲

騰訊是最接近獲得《絕地求生》遊戲中國代理權的公司。

圍繞《絕地求生》國內代理權的爭奪,是近期行業最為關註的熱點事件之一。據界麵新聞了解,騰訊、完美世界、網易、多酷(前百度遊戲)以及鬥魚都曾與藍洞接觸,試圖取得遊戲在國內的代理權。“幾乎叫得上名字的互聯網公司都來了。”知情人士告訴界麵新聞記者,“誰都不想錯過下一個《魔獸世界》。”

一位鬥魚相關人士透露,一開始藍洞帶著遊戲找到《絕地求生》,希望鬥魚參與競標代理。“但我們作為內容提供方,目前還沒到(代理遊戲)這一步。後來也嘗試性地爭取了以下,但顯然競爭不過騰訊和網易。”該人士表示。

一位接近完美世界的人士則告訴界麵記者,代理海外遊戲,尤其是Steam上的產品,各家開出的代理條件不同,但隻有完美世界提出的條件可能最為寬鬆。

“比如國服版《Dota2》和《反恐精英:全球攻勢》,完美世界的代理模式都明顯不同,不屏蔽海外版遊戲、不進行大規模修改,也不將中國區區別獨立運營。這給了遊戲研發商最大自主權,對於不希望將中國市場差別對待的海外遊戲開發公司而言,這是很重要的競爭籌碼。”該人士表示。

而多酷和網易,則對爭取《絕地求生》代理一事諱莫如深。

2017年8月10日,界麵新聞率先獨家報道,騰訊已對藍洞公司進行了投資,投資金額未知,為將《絕地求生》引入國內作準備。知情人士告訴界麵新聞,騰訊原計劃收購藍洞,但遭拒絕,之後以投資方式入股藍洞。這一說法遭到藍洞否認:在給遊戲媒體Polygon就此報道的回復中,藍洞稱“報道不準確”。

9月27日,《韓國經濟新聞》援引投行人士報道稱,騰訊已買入藍洞公司700億韓元的股份,預計占股不到5%。該報道同時稱,騰訊正通過多種方式獲得藍洞股權,但暫時無法繼續增持藍洞,因為後者大多數股東決定持有各自的股份。隨後,藍洞亦向媒體表示騰訊入股5%的報道失實。實際上,前述知情人士曾告訴界麵新聞,騰訊參股藍洞的比例至少為8%,大致比例為8%-10%。

藍洞公司創始人張炳圭。

9月28日,來自彭博的報道顯示,騰訊已經就出版協議與藍洞公司進行協商,並提出購買版權。藍洞公司創始人張炳圭(Chang Byung-gyu)說,“騰訊可能成為我們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該報道稱,在全世界最大的遊戲市場中國,張炳圭知道他需要本土的合作夥伴。

多位業內人士向界麵新聞透露,騰訊拿下《絕地求生》板上釘釘。一位電競行業知情人士稱,騰訊內部已有專門項目組負責遊戲的代理引進和漢化工作,“預計將在2017年內正式公布代理消息”。

“其實韓國公司一向和騰訊合作比較密切,騰訊代理的《地下城與勇士》《穿越火線》都是韓國公司的,代理韓國遊戲產品隊騰訊來說輕車熟路。”前述鬥魚相關人士告訴記者,“考慮到騰訊的用戶量,藍洞選擇騰訊代理並不意外。”

羅伊認為,如果騰訊不拿下《絕地求生》而拱手讓給競爭對手,未來其遊戲市場份額一定會被吃掉。因此在投資方麵,參股藍洞作為戰略防禦也是有意義的。 “不投白不投,騰訊不投360投,不投網易投,對於騰訊負責投資和戰略的人而言,他無法承擔錯失潛在機會的損失。”羅伊表示,“而且《英雄聯盟》已經證明了,這種爆款競技產品就是市場方向。”

但實際上,即便代理確定、各方協調一致後,《絕地求生》正式進入中國市場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吃雞”手遊搶位戰

在《絕地求生》正式引入前,相關的手機遊戲已經如潮水般湧出。

盡管不曾挑明,早早搶先發布吃雞手遊的網易和小米,已認定這場“吃雞狂歡”是彎道超車的騰訊的機會。實際上,在10月拿到版號並在11月迅速上線後,網易《荒野行動》、《終結者2:審判日》與《小米槍戰》已相繼將騰訊的《王者榮耀》從App Store免費榜第一拉下。

時間回到半年前,霸榜的還是《王者榮耀》《陰陽師》這樣的MOBA、MMO手遊。

“這還是在蘋果下架一大批蹭熱點山寨手遊後達到的成績。”一位手遊觀察人士表示。短短一周,“霸權”被打破。從極光提供的數據顯示,《終結者2:審判日》在10月啟動公開測試後,短時間內安裝量呈指數性增長,短時間內便達到40萬量級安裝。《小米槍戰》安裝量為同期《終結者2》的兩倍,達到了80多萬。

這說明吃雞手遊具有爆發力,但長遠表現仍需要觀察。

此前,行業討論下一個爆款玩法時,狼人殺、《球球大作戰》為代表的“io遊戲”遊戲都是可能的方向,而吃雞手遊崛起,給出了另一種可能。三款吃雞手遊包攬App Store遊戲榜單前三甲難免會引發一個討論:吃雞是不是顛覆手遊格局的下一個方向。

目前尚不能得出結論,從另一個觀察尺度來看,來自App Annie數據顯示,在暢銷榜的 Top 20 裏,仍是《王者榮耀》《夢幻西遊》等MOBA、MMO手遊的天下。考慮到暢銷榜算法復雜,主要以活躍用戶數、付費用戶數等指標做出綜合考量,更能顯示遊戲在當下的人氣。

“一是確實喜歡槍戰類遊戲,二是絕地求生電腦帶不動,隻能玩手遊。限於手機機能,操作上比較麻煩,不過畫麵其實挺不錯的。”玩家張碩解釋他開始接觸吃雞手遊的原因時稱,“我感覺這類遊戲還是朋友之間開黑比較有趣。”

 “隨著遊戲熱度的增加,在中國互聯網上,沈澱下了大量隻看不玩,對《絕地求生》有強烈意願,卻一直沒有真正買來體驗的用戶。 ”國內遊戲媒體“遊研社”編輯Oracle指出。“當國內吃雞手遊出現後,這些規模龐大的用戶,被迅速轉換成了手遊玩家。對他們來說,吃雞隻是一個玩法,能在低成本的平臺體驗到,是最好不過的。”

實際上,在各大手遊社區,大逃殺類遊戲專區日漸火爆的討論規模,都顯示了該類遊戲的潛力。

大逃殺手遊的機會,騰訊自然不會缺席。

就在11月4日,騰訊上線預告頁,預計將在11月8日上線一款新遊戲。而騰訊官方直白表明,這是一款吃雞手遊。

從遊戲預告頁發布的素材圖來看,該遊戲極有可能為手遊平臺TapTap上已經宣傳多時的《The Last One》,此前該遊戲曾名為《叢林大逃殺》,目前在TapTap上的預約量超過了170萬,對TapTap來說,這屬於相當少見的數據,盡管在多款吃雞類遊戲的沖擊下已不再華麗。

但對於先行一步的小米和網易,騰訊的快速跟進已經足夠讓他們感到威脅。據界麵新聞記者了解,騰訊“吃雞手遊”已接近獲得版號。

審批是最大的坎

由於監管變調,《絕地求生》正式入華之路仍顯迷霧重重。在過審前景不明,且遊戲引進時間漫長的情況下,“頭上有劍”,成了描述《絕地求生》國內現狀的最真實寫照。

其實,《絕地求生》掀起的熱潮之迅猛,已經引起了監管層麵註意。

與7月《王者榮耀》引發的遊戲監管問題懸而未決,主要監管部門至今緘默,未作公開回應不同,這一次,管理方似乎有了更明確的判斷。

10月27日,根據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遊戲出版工作委員會(遊戲工委)旗下遊戲產業網發布消息稱,遊戲工委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業務主管部門谘詢了解到,總局業務主管部門已經註意到《絕地求生:大逃殺》遊戲的情況並對該類型(玩法)遊戲保持密切關註。

遊戲工委提到,由於該類遊戲不僅普遍存在大量血腥、暴力內容,設定嚴重偏離我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習慣與道德規範,不利於青少年消費者的身心健康。“因此,對於“大逃殺”這類鼓勵殺戮、尤其單純以殺死其他遊戲玩家扮演的角色為手段實現最終目的的遊戲,總局明確持有否定態度,將難以獲得出版運營許可。“

多位行業人士與媒體分析認為,該表態意味著《絕地求生》入華將麵臨較大阻礙。此前,該遊戲已存在爭議。

8月22日,熊貓直播發布了一則遊戲禁播公告。公告中指出,根據文化部“不提供GTA5、如龍、熱血無賴、H1Z1、黎明殺機、十三號星期五等含有禁止內容的遊戲”的要求,熊貓直播即日起將停播這六款遊戲,未來會對遊戲直播內容把關,加強自律,規範秩序,創造良好的網絡文化環境。同期,鬥魚、虎牙等直播平臺也下線了相關遊戲的直播專區。

H1Z1

《絕地求生》不在此名單之列。在多數關於其流行的分析中,直播被認為是推高該遊戲熱度的關鍵原因,此外從《絕地求生》直播玩家名單來看,“網紅”王思聰、林更新、鹿晗、陳赫名列其內,明星的帶動和示範作用,進一步促進了遊戲的銷量和流行。實際上,與《絕地求生》同屬“大逃殺”類型遊戲的H1Z1,其流行就與直播推動有著密切聯係。

但所有人知道,未過審而先播,對一款遊戲而言,監管就成了懸在頭上的一把達摩克裏斯之劍。

“首先我們會進行自我規避,保證直播內容不會出現特別血腥暴力、違反政策的畫麵。”提到監管,前述鬥魚相關人士告訴界麵新聞記者,“比如目前在亞服版遊戲中,將遊戲中血液的顏色由紅色改為綠色,就是我們跟遊戲公司提的。”

“實際上,在H1Z1流行的時候,我們就出麵和製作方公司交涉,建議對遊戲做出一些調整。包括將遊戲中警車修改為出租車,修改血液顏色等,都是為了規避可能的監管風險,我們一直和製作方反饋的。”該人士稱,“從內容平衡的角度來看,我們也不會將所有的資源投入到這一款遊戲上,畢竟這也是個政策上有風險的東西。”

唯一的破局辦法看起來隻有一條:盡快將遊戲通過審批,消除風險。但從當下時間節點與此前廣電總局表態來看,《絕地求生》短期內達成引入目標可能並不容易。

根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公布截至10月16日的2017年進口網絡遊戲審批信息顯示,自2017年4月開始,半年來韓國製作中國方麵代理發行的遊戲,以及韓國公司進行IP授權、由中國公司製作發行的遊戲,即韓係遊戲,在過審名單中幾乎“顆粒無收”。

界麵新聞記者註意到,今年騰訊上線的兩款相關遊戲《冒險島2》與《劍靈:洪門崛起》,其過審時間分別為2016年6月、9月。

韓係遊戲入華審核整體陷入停滯狀態,對於《絕地求生》而言自然不算利好。有行業相關人士向界麵新聞透露,《絕地求生》曾於年內送審,但“第一輪審核就被斃了”。政策因素外,遊戲需要修改空間仍不小。

但此事不乏轉機,根據《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多家媒體的報道,中國和韓國政府正試圖緩和和恢復雙方在“所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其中自然也包括一度在中國擁有極強影響力的韓國娛樂業。

當遊戲本身成為風波策源地,“靜觀其變”,成了所有涉足者共同的態度。這對於目前飽受外掛困擾,被模仿者搶先進行手遊布局的《絕地求生》而言,可都不是什麽好消息。

PR

耳語著秋天裏的情話

有人說,春華秋實,可在我的心中,今年的秋天並不實。 我家房簷下的那隻燕子要走了,臨行前,它站在那根細細的電線上,低著頭,同我耳語了很長時間,我深深的知道,它,不願離去,耳語聲中,帶著幾多別情。 它,還是走了,帶走了一個金色的秋天,卻留下了萬般相思,如重重秋雲,漲滿了窄窄的秋天。那隻燕子的小巢並沒有空,盛滿的是清冷的秋雨,還是淒白的秋霜?不,那是一巢的別愁淚! 秋草中,一雙重疊的秋蟲盡情的歡快著,薄薄的翅膀,震動著慘淡的秋陽,也許,它們不知道,秋天到了。 這情景,讓我不由得想起了去年的秋天。 去年的秋天,她,來了。我們一起漫步在秋林中,耳語著秋天裏的情話。我們一起走在大平原上,歡快的哼唱著隻有我們兩個人才能聽懂的秋天裏的情歌,由於我們兩的存在,給金色的秋天添上了一首浪漫的詩章。 去年的秋天,我們沉浸在無比的快樂之中,不知道,是我們一茬茬盡歡的汗水,推動著一茬茬的稻浪,還是一茬茬的稻浪,掀起了秋天的情愫。 跨塵文學網www.kuachen.com 我們走進了一段秋天裏的生活,同那對秋蟲一樣,震動著雙肩,讓秋天裏的月光掀起波浪,讓秋歌唱著春華。 可是,今年的秋天,她卻不在我的身邊,每每想起這些,讓我不禁潸然淚下!她屬於南方,還是屬於北方? 南燕北飛的時候,總是讓人激動,讓人興奮,那是一個播種的時節,有人說,在春天裏播種秋實。可自從她去年秋天的到來,我便在秋天裏播種春華,越過苦苦等待的冬天。秋天,能鼓動我的熱血,讓我的靈魂有一個最高潮的升華。 今年的秋夜,我隻好一個人斟滿一杯紅色的相思,伴著慘淡的月光,醉在別情和無盡的相思中。千種風情盡在夢中,萬般情話不是夢囈。希望這樣的夢長醉不醒。夢中,我便同那隻燕子一樣,飛到了南方與她相會了。但願這樣的秋夢長,而春夢短。夢中,我的家在北方還是在南方,全然不知了。 中秋節就要到了,我卻看不到要過節的氣象,秋風蕭瑟,秋雨淒冷。但願,八月十五是一個秋高氣爽的天氣,園月過時,能抹去我心頭上《月滿西樓》的意境。 不知道是那本書的開篇,有這樣一首詩:山路崎嶇水渺茫,橫空雁陣兩三行。突然失卻雙飛伴,月冷風清也斷腸。這首詩的意境大概也是寫別離情愁的吧。 今秋,雙飛伴雖然沒有失卻,但遠隔千重山,萬重水。卻不能在一起雙飛南北。牛郎和織女,還有一年一度的七七相見,而我們呢。 她知道嗎,北方的我望斷秋水隻為能與她重逢,為此,我寫下了不知多少篇章,卻填不滿這空空的秋色,而我臉上的相思淚,卻伴著淅淅瀝瀝的秋雨,浸濕了厚如盈尺的稿紙,落滿了今秋的每一個角落。 南方的她啊!人生短短幾個秋?請不要讓秋雲淡,秋色空,相思濃。

措手不及的煙消雲散

如果沒有那個偶然,我想我就不會認識你,我想我也不會迷戀上你,也不會如此深刻的記著你。為何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英國旅遊在我看來都是那樣的楚楚動人,是否可以將歲月停在那個與你相依的最緊密的日子,或者就把歲月返回到我未曾遇見你的那個時刻,好讓我今生了去此願,不需要在你的溫存下存活的如此累贅,如果這一切我們都未曾相遇過,那便是一直的平靜,可是在這個人生最美的年華中,我們相識了。你為何要如此溫柔,如此可愛,讓我就這樣深深的陷了下去。 年少時,我們因誰因愛或者只是因為寂寞而同場起舞,滄桑後,我們何因何故寂寞如初卻形同陌路。愛是一場催眠,總會讓人播種了靈魂收獲了殘忍。這一切來的太快,走的又太急,讓我開始懷疑,你是否真的來過,如果這只是幻象,那些情節為何如此清晰?離開了,留著自己的那份心痛,彌望著自己這份遺憾,明白了挽留沒有用,我能給我的就是一場失去你時那種痛心的自由。 用真情說過的永遠,如此我堅信你是用真心面對著這一切的。你如此而來,我們卻只有如此而散Neo skin lab 呃人。離開後才清醒的知道,你不在身邊了,突然我就亂了,一時間我的世界變的好安靜,安靜的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心房的血液慢慢的流回心房,如此這般的輪回,我卻漸漸的失去了自己。為你,今生再也無法如此勇敢的毫無保留的去愛,情感在也無法如此張揚,只會陌生的故作勇敢。我不知道自己,或許在下一場輪回中我依然會無法抗拒的站在原點堅持著購物商店我的等待,等待你這次從我的生命中走過,等待著那個已經知道結果的結局。無能為力的信守著,漫無目的的尋覓著。 假如今生未曾遇到過你,我是否會如此的狼狽,是否會如此的不堪,你離開了,帶著我最純潔的靈魂,我也只有從這個煩躁寂寥的夏靜靜走過,不去想曾經,不眷念現在,更不展望未來,只是拖著我這個已經不堪疲憊的軀殼漫無目的的遊蕩在陽光刺眼的荒漠中,接受這樣一種陽光的洗禮,我倒希望這一切能夠喚醒被你帶走的靈魂Neo skin lab 好唔好。祈求不在有用,現實總是如此殘酷,與你相遇後又離別的如今,我是否還會像以前一樣聽著自己喜歡的音樂,我更不知道當我聽著自己喜歡的音樂時,會是怎樣的心情。如果時間重新來過,你我是否還會選擇那場沒有結局的邂逅。 愛過才能感受孤獨,失去後才會懂得珍惜,在人生的年華中遇到才體會到甜蜜。如果有一天我們再次相遇,我不能確定我們還是不是我們,是否還是會一起坐在街角的那個咖啡店帶著笑臉與我寒暄,是否還是傻傻的追趕著你我之間那段永恒的距離。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空想了,我知道與你的相遇走到了盡頭,從此以後只有我一個人走在那條浮華絢麗的街,我甚至開始還念與你分別的那個鴨脷洲數學補習班墨黑的夜,那個時候的至少我可以跟一份完整的幸福說再見Neo skin lab 好唔好

三生石上的等候

最後的一筆激情,在你的畫卷中寫滿了我的唐宋風雨,縱使我豆蔻詞工,卻付了你千年又千年的望眼欲穿!彼岸花如舊在默默開放,千年不變的真摯在前生後世的晚DR Max 教材韻輕歌裏憔悴點點,點點憔悴。靜坐在紅塵起伏的掌紋中,夜夜月光的年輪移動出雲破天曉的痕跡,為你撫開琴弦上的紗,掬一把細膩的柔情,彈落了三朝的簫音五代的琴弦,蹙就一曲相思引,譜奏了幾世的眷戀,只求你一次回眸,你卻已離去! 一曲無奈的絕唱於DR Max 教材暗夜闌珊處縈縈繞繞,縱使承載了三生三世的纏綿悠悠,可遲來的琴音暗淡了那雙孤城守望的淚眼。把尋找執成一尊玉塑,用無形的心筆把記憶雕琢成一株獨特的花,勾勒出你的容顏,只為能在我的記憶裏再開一遍。前世預定今生遲遲赴約,守望的十裏長亭觸目之間,才發現荒草已藏匿了你等候許久的身影。於是,我在唐風宋雨中為你築起千年的古刹,只想讓你知道,那恒久不變的情懷從未褪色,你依舊是DR Max 教材我字裏行間舞動的靈魂。三生石上的等候,我錯過了今生,不願意再錯過了來世!來世!我等你!

有什麼作用呢

又有思索說:活人的哀思,只能是一廂情願,寄託一下對親人的思念罷了,那是讓活著的人去看的。死了,就永遠不會知道,也永遠知不道的。所以當人活著的時候,就要善待他,愛護他,關心他,讓他活的幸福、愉快,這才是最好的思念。 思索在陰陽兩界,青煙嫋嫋,相互繚繞,站著的是活人,睡著的是逝者,活人在哀思,而逝者又在想什麼?是臨終時的病痛,是放心不下的世事,是對兒女們的掛念,還是對他人的悔過,對往事的懷想和對美好生活的追憶,或是懷著冤情,含著悲憤而去,或是抱著遺憾和悔恨而終,等等、等等。。。。。。 人的大腦有多複雜,人生有多麼複雜,這人的臨終思緒就會有多複雜。人類是如此的聰明,可對於人的臨終思維總是弄不清楚,這又能怨誰呢!人死了,一切將化為烏有,靜靜地躺在那裏,沒了生命,也就沒了痛苦,人生的苦難隨之而消失。不知道黑暗,不知道光明,就在微生物的世界裏,為另一種生命活動提供著養分。地球上的生命,沒有一個能擺脫這種生命活動的軌跡,只有人類在對待死亡的問題上,採用了水葬、土葬、火葬以至於天葬的形式。因為人總是想著生死是有輪回的,死的形式是與輪回有著緊密的關聯。 青煙在陰陽兩界間嫋嫋,懷念逝者其實更應該想到活著的自己,該怎麼活的好,活的幸福,活的快活,能到臨終時不痛、不悔、不悲、不怨、不憾、不惑,那才叫活的好,活的有品質,有著生命的意義。 人,往往送走了逝者,才看懂人生,才想起淨化自己的靈魂。這是人生的一課,從生看到死,才悟出活著的意義。但願這一課不要總在兩界之間才去思考,而是要在活的得意的時候,靜心自省才好。灰燼裏依然青煙嫋嫋,思緒依舊在空中輕輕地飄蕩。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